抖音 – 又一台电视

抖音毫无疑问应该是近几个月最火的 app 了,我也常常想,抖音的目标用户到底是哪些人呢?上个月我也下载了一个,在我瘫在工位上笑了一小时之后,我发现了,我就是抖音的受众🤦‍♂️。

我在社交网络上关注的人的看法里,有三种观点比较有意思。简单总结一下:一种觉得抖音的短视频设计很轻松简单,加上算法加持,很容易让人入坑;另外一种认为抖音是低俗与软色情的结合,瞄准人性的弱点,想不火都不行;最后一种,则认为抖音这种短视频是和基础电信产业相辅相成发展出的,流量费用减少使得短视频应用受众得以普及,同时这种应用的火爆也促进了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发展。

虽然我不认为抖音等于低俗,但抖音让我有种熟悉而讨厌的感觉,就是刷了一个多小时后,放下手机,这段时间在记忆中悄无声息地「咻」地一声消失了。这和我漫无目的地看电视是一种感觉,也和我在网上不断刷着新鲜消息的感觉一样,让我觉得我又换了种方式在浪费时间。

本雅明早在上个世纪就界定了「体验 Erlebnisse」与「经验 Erfahrungen」,体验是片段的,而经验会烙印在我们心中,融进我们的生命历程,多少影响或改变着我们。和我们从小的认识一样,当我们做一件喜欢的事情,并体验到多样而新鲜刺激的印象时,那么时间会流逝地非常快。但同时,当我们事后回忆这段时光时,这段时间在记忆中反而会延长让我们觉得特别久。比如,每次去万圣书园翻书的时候,数个小时往往在弹指之间就过去了,但事后回忆起来却觉得无比充实,光书的故事就可以说出好几本来。与之相反的是,当我们因为什么不得不排上长队干等的时候(比如北京的堵车),就会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,而当我们终于搭上车回去睡觉的时候,这样的一天实在是糟糕,这一段时间就突然被我们忽略掉,在记忆中被裁短,被我们遗忘。

而抖音都不一样,它更像是「体验短/记忆短」的模式,像之前提到的,我可以不自觉地刷一个小时但却记不起来我究竟刷了些什么。 对此,Hartmut Rosa 的「社会加速」理论之外还有一套「共鸣」理论可以解释,对于抖音所带来的体验和电视带来的体验是相似的,「它们是去背景化的,它们和我们是什么或我们是谁没有一点关系,和我们感觉如何、余生怎样、也没有关系。它们和我们的内在状态或体验没有有意义的“共鸣”」。

不过也有例外,抖音并不是对所有人来说都是荒废光阴。实验室有个致力于做歌手进入娱乐圈的师姐,她也是抖音的用户之一,不过她是通过抖音为自己积攒人气。对她而言,每次花两小时构思、录完一段视频,是非常需要全身心投入的,给我的感觉,她的体验更像经典的「体验短/记忆长」模式。所以你看,对她而言是工具的一种,对我而言是浪费时间的消遣。和电视、微博、推特一样,无论你是否愿意,时间的脚步都不会停顿,新鲜事物会越来越多,新的舞台会越来越多,舞台上的剧本却要靠我们自己书写,剧本的生活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决定,全身心地建设生活,总还是应了「功不唐捐」这四个字不是么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