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可以有冒险吗?

我发觉,在北京待得越久,想总结这座城市就越困难。骑车从五道口转悠到中关村,是川流不息的道路、是悠闲的老旧小区、也是五光十色的商区;搭地铁从玉泉路到了国贸,有书中所写的中国巷子和老北京吆喝,也能见到拔地而起的繁华商圈。但一路见到的人,或是匆匆擦肩而过、或是疲惫困倦,在末班车上就更明显了。

北京像是一种特殊的节奏,时间上与空间上的高度浓缩,也是一种绝对的权威。就比如,在不大的中关村,集中着不计其数的互联网公司和投资人,当然并不能说中关村是个单纯的 IT 城市,还有媒体行业和娱乐行业。于是整个中国的互联网活动却围绕着这个小地方展开,和五道口、望京构成了工业界的大脑。而人们不知疲倦地工作的一座座钢筋混凝土外,不到几公里的地方就是古旧的院校小区。即使他们从他们支配的躯体完全抽离出来,成了漂浮在空中的钢筋与玻璃搭建的摩天大楼,他们的影响也未曾减弱,被滴滴收购的小蓝车也悄无声息地蔓延到了小区的每个角落。

越来越多的自动化设备被安放在了大楼中,向永动机一样不知疲倦地日夜工作,聪明人们则想着如何让他们更像永动机也更加自动智能。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愿意按照这样的节奏生活,但至少,我确信了一件事,北京是没有米饺的城市,也没有什么好吃的。

这个端午假期,过得也并不令人满意,和鱼去了 Page One 呆了一天。实话说 Page One 的选书品味不太行,不说万圣了,想淘书的话西单或王府井的图书大厦都好许多,不过这的装修还不错,很适合来听些小讲座。但是想找个不错的书店呆一天的话,为何不去五道口的三联,或者干脆去图书馆呆着就好了,反而舍近求远浪费来回两小时的车程呢?这给了我一种为了去书店而去书店的不适感,不禁让我想起刚读的卡尔维洛:

「真正经历着冒险生涯的人,反而看上去特别平静,不会为了冒险而去冒险;但他们开放而慷慨的态度影响着看似微不足道的日常选择,最终将他们引向未曾预料的奇妙之境。」

想有属于自己的一份冒险,希望能在自己做的事情中实现自我。而不是生活在空虚之中,仿佛机械转动的齿轮,运转着虚假的幸福。这样的期待可以在北京实现吗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