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笔记 《江城》

听闻何伟去川大教书的消息,又翻出来他的《江城》读了一遍。

记得第一次读这本书的时候,我断定这本书在未来几年就会过时,毕竟这只是1996年一个不知名的小城市的生活。即使那时我也才懵懵懂懂刚记事,但书中生活也勾起许多童年时代的记忆,更让我对它们有了新的认识。长在这个时代中,能深刻感受到中国的迅速变化,从小时候替父母出来打过酱油,到现在教爷爷在微信上和人聊新闻。当时,在我的脑海中,这座小城迟早会彻底改变。

这回的感受却不太一样。一个像何伟一般受过良好教育,对生活保持敏锐的观察力和热情的人,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观察到的小城,在腾飞的宏大叙事之外,静静地承载着一代代人的回忆。而这些年却看到许多小城并没有我想象的变化,或许小城的街道不再破败,也不再能见到满街无所事事的闲散青年,城乡结合部也不再土气,但书中所描绘的生活还在,人们的对话过了几十年本质还依然相似。小城的生活依然潜藏在现在的生活之中。

何伟的耐心观察很大程度上源于他外国人的身份,正因为他的身份,他可以随时抽身而退。也正源于此,他看到江城的美丽,也不会因为江城的卑劣而有所波澜,只需平静地记录下一切。而一旦我观察起自己的周围时,则很难保持这种平静,心中的羁绊也更多。我没办法和它保持一种隔离感。即使看新闻时会愤慨或悲伤,哪怕我知道它们其实与我并无牵连,我也很难做到不去看它。但事实上,不去看这些新闻或许会让我好过许多。

或许我应该出去走走,去别的地方好好呆一阵子,寻找一下饱含着那种宁静且充实的幸福的生活了。

戒断结束-Day 58

今天是戒断社交网络的第58天,也是打从今天开始停止了此项实验,当然在此过程中我也并没有完全恪守信用完全放弃社交网络,从结果看来,有点像是又一次习惯养成的过程。

戒断的第一周的前三日,我很能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,每天游离于社交网络之外,每天逃离各种社会热点,基本所有的消息都从同学和室友那里了解到,我还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,轻松愉快。但是弊端也随之到来,一是实验室的通知我很难即使收到,需要麻烦别人通知我;二是以前干活的间隙由网络的各种信息流所填补,现在突然消失,让我有些无所适从。虽然以前刷着手机有可能会刷很久,心想着这么长时间读书多好,但实际操作下来,干活的间隙并不能让我静下心来好好读书;三是慢慢出现了一种厌倦的感觉,干活提不起劲,总感觉生活很焦躁,仿佛缺少了什么,甚至晚上连游戏都不想玩。

我认为可能有矫枉过正之嫌,从第二周中间开始, 我开始用回了RSS订阅服务,每天定时检查一下,选些文章读了,每天三餐的时候检查一下微信的通知。这开始起了作用,焦躁在看新闻的过程中竟然减轻了许多,比起完全隔绝于网络,生活明显开始运转了起来,回头想来,开始和世界保持联系这件事让我觉得自己不会落后于世界,没有被世界抛弃,这大概是我焦躁的来源吧。

2019终于到来,我想着戒断可以就此结束了,此时回归社交网络应当可以很好的掌握自己于世界的距离,将微博、Twitter等等又一股脑下下来,但是没过几天又出现一种「我天天浪费时间看这个干什么」的感觉。由张潇雨老师的启发,我慢慢将会把时事热点转到时间线首页的博主要么取关、要么屏蔽掉;依据《为什么你应该停止阅读新闻》,我又将订阅的新闻邮件全都退订,RSS保持了对少数必看博客的订阅。在这个过程中,一个鲜明的变化就是,中文阅读源急剧减少,英文阅读源大量增加。这么一番调教的好处也是不可忽视的,就如张老师的话一样,当被优质的信息流冲刷之后,就很难再吃得下劣质的信息了,这一过程就像很久以前我就知道的那样,好的品味决定了生活的走向。

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,社交网络上的内容也从各种repost慢慢变成了original为主,这应该是我收获最大的改变,人不应该单单从外界消化内容,应该提高自身的品味并不断创造内容。

品味很少被人提到却十分重要,说起来十分容易,但是做起来却是十分曲折漫长的事情,因为只有经过长时间的观察,你才能在网络上筛选出真正值得读的东西,和这种成本相比,去万圣买本书读就显得无比值当了。当然也只有长时间的摸索和计划后,才能创造出有品位的东西。

戒断 Day 1

Spotify 昨天给我生成了两个歌单,一个是《Your Top Songs 2018》,通过算法自动算出了今年可能我今年最喜欢的歌曲,从头到尾听下来无疑是对今年记忆的又一次点唱梳理;另一个是《Tastebreakers》,很喜欢歌单描述的第一句话 —-「Start 2019 by broadening your horizons」,世界上还有很多精彩值得发掘。

今年用得最值的两个应用除了 Spotify 之外还有 Google Photos,他们都不像网易云/Instagram一样具备很强的社交功能。从生活步调的加速带来的信息过载,手机相机效果越好,拍摄的照片就越多,但之后我们就越不能理解每张照片背后的想法和心情。社交媒体此时孕育而生,你选出来发出来的好看的照片才是你的最佳回忆,那些糟糕的没有发布的就忘掉好了。但这又催生出了科技加速造成了人的异化,因为害怕错过,人们表现出焦虑感,孤独感和隐私侵蚀感,需要花费时间设计表现自己的想法。

而 Spotify 和 Google Photos 尽管只是作为私人音乐流媒体/照片储存工具,他们都更像是我记忆的「修正工具」。大部分的照片被拍摄出来后,人们很少有机会再去翻看他们,而且一项研究表明,盲目拍摄照片会降低我们回忆周围世界事件的能力,照片反过来也会塑造我们的自我感觉,甚至创造了新的记忆 – 虚假的照片可以说服你发生了一些事情,即使它从未发生过。但借助于算法,Google 为我剪了一段五年期的影片,那是一个夜晚在大连的中山广场,我问了自己几个问题,实际上我早已忘掉了这件事,但是现在就像在心里的一记重拳让我心绪芜杂。

截断社交网络的第一天,我想比起所有人都在谈论华为、中美,过去的回忆和当下的欢喜才应该是自己真正应该关心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