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被前几天下完雨的北京给欺骗了,「一场秋雨一场凉」的老话在北京根本不应验,昨天的风告诉你秋天来了,今天又是燥热的一天将你拖回夏季。

早上听人抱怨一些琐事,想到这一年我也算静心倾听了不少闹骚了。最后我发现,很多人其实是不需要努力的,努力这个词本来就没什么意义。明明只需做你所想达到的目标该做的事,任何付出都应该是心甘情愿并且是计划之内的,所以强调自己多努力的人大多最后只剩努力能说了。哪个人特么生活不努力呀。

做不好的本质其实就是自己并不想做好而已。对我而言,无欲无求意味着能力不足,而所谓心想事成不过是自己的欲望足够强烈,会动用手上的资源实现目的罢了。相比前几年而言,我少有的进步可能就是学会正视并合理利用自己的欲念了。因为足够想要,才有足够的动力去保持高度紧张而持久的自我突破。

生活还大有趣味,还想到处去转转,花钱的地方也太多,我又想要什么呢?大概是想要奢侈的生活吧。

八月

一不小心就很久没有更新过博客了,写博客这种事情也是需要付诸心血才能坚持下去,比起发发推发发微博实在是门苦差事。希望借博客这块地方能常常让我停下脚步、放空自己,多点发呆的时间就好了。

七月份去看了陈佩斯老师的话剧《戏台》,整整两个多小时行云流水,从开场到结尾没有一处不抓着我的眼球,大胆而惊艳。在台下笑得越欢,之后想起就越体会到陈佩斯那句著名的话「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」。一名不懂戏的大帅入了京,要重议规矩,听《霸王不别姬》,是夹缝中求生存,还是要冒险唱一段真正地道的戏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陈佩斯老师自己的生平就在与这个问题作斗争,给出了他的答案。


「后台是故故事多,只道心惊惊心恨。当代岂无前代事,座中常有剧中人」


近些日子还学完了 Andrew NG 去年在 Coursera 上开的 Deep Learning Specialization 系列课程,除去最后一门课的作业部分有些错误以外,这个专项课程简直可以算是最适合入门的课程了,还且还能拿证书开心一下。前些日子里和老师讨论时,打算把深度学习迁移到水声领域看看效果,于是自己凭借之前自学的皮毛和搜索,很快搭起了一个模型,但随后在调参、优化、改进上,几乎一直都在原地打转。以至于我在刷课的时候,听到一些技巧建议时,都相见恨晚,现在真替自己浪费的一个多月时间可惜。

新一学年要开始了,要尝试着让自己生活得更惬意,昨天在心里想好了接下来的方向,缺少的就是为此而付出的恒久而耐心的努力了。

 

 

北京可以有冒险吗?

我发觉,在北京待得越久,想总结这座城市就越困难。骑车从五道口转悠到中关村,是川流不息的道路、是悠闲的老旧小区、也是五光十色的商区;搭地铁从玉泉路到了国贸,有书中所写的中国巷子和老北京吆喝,也能见到拔地而起的繁华商圈。但一路见到的人,或是匆匆擦肩而过、或是疲惫困倦,在末班车上就更明显了。

北京像是一种特殊的节奏,时间上与空间上的高度浓缩,也是一种绝对的权威。就比如,在不大的中关村,集中着不计其数的互联网公司和投资人,当然并不能说中关村是个单纯的 IT 城市,还有媒体行业和娱乐行业。于是整个中国的互联网活动却围绕着这个小地方展开,和五道口、望京构成了工业界的大脑。而人们不知疲倦地工作的一座座钢筋混凝土外,不到几公里的地方就是古旧的院校小区。即使他们从他们支配的躯体完全抽离出来,成了漂浮在空中的钢筋与玻璃搭建的摩天大楼,他们的影响也未曾减弱,被滴滴收购的小蓝车也悄无声息地蔓延到了小区的每个角落。

越来越多的自动化设备被安放在了大楼中,向永动机一样不知疲倦地日夜工作,聪明人们则想着如何让他们更像永动机也更加自动智能。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愿意按照这样的节奏生活,但至少,我确信了一件事,北京是没有米饺的城市,也没有什么好吃的。

这个端午假期,过得也并不令人满意,和鱼去了 Page One 呆了一天。实话说 Page One 的选书品味不太行,不说万圣了,想淘书的话西单或王府井的图书大厦都好许多,不过这的装修还不错,很适合来听些小讲座。但是想找个不错的书店呆一天的话,为何不去五道口的三联,或者干脆去图书馆呆着就好了,反而舍近求远浪费来回两小时的车程呢?这给了我一种为了去书店而去书店的不适感,不禁让我想起刚读的卡尔维洛:

「真正经历着冒险生涯的人,反而看上去特别平静,不会为了冒险而去冒险;但他们开放而慷慨的态度影响着看似微不足道的日常选择,最终将他们引向未曾预料的奇妙之境。」

想有属于自己的一份冒险,希望能在自己做的事情中实现自我。而不是生活在空虚之中,仿佛机械转动的齿轮,运转着虚假的幸福。这样的期待可以在北京实现吗?